西边的瑟

糖风漩涡中的第一眼

【荒烟/短篇】你我营造的春日

荒是没有想到会在烟花大会上遇见烟烟罗。

之前倒是有几面之缘的。在金鱼姬举办的女子会上,他“有幸”受邀参加,与烟烟罗结识;她又与自己寮的某些式神打得火热,故而常来拜访,有时也与他聊上一时半会。

眼前的她却不着往日那般装束。烟烟罗换上了一套宝蓝底红金鱼柄的浴衣,手执绛色的团扇,头发依旧简单地盘起,倒是有焕然一新的韵味。他踱步过去,烟烟罗也恰巧看到他走来,率先开口打招呼:“哎呀,荒,真是有失远迎。”

“烟烟罗……”荒颔首示意,“你这是……在卖东西?”

“喔,我在卖吃的,还在卖故事。看看有什么想要的。”

“卖故事?”

“我们家道中落了呀。”烟烟罗呼风唤雨般地抹起了眼泪,“阿爸他太爱我。为了给我升六星打一套好御魂一掷千金,舍下现在是愈来愈入不敷出,我们的狗粮也所剩无几,我只好出此下策,能帮到阿爸一星半点也是好的。”

这是你身为享誉京都的故事王降贵纡尊地出来卖故事的理由?他的嘴角很想抽搐啊……

“N卡式神的故事一个N卡碎片,R卡式神的故事一个R卡碎片,SR式神的故事一个SR卡碎片,SSR卡式神的故事一个SSR卡碎片,阴阳师的故事10勾玉一个,按照故事中出场的式神、阴阳师数量来计算。”烟烟罗畅酿地说完,低头呷一口烟,又徐徐吐出,在荒的眼前缭绕,“一口价。荒大人你说说,你自己的故事,该值多少呢?”

被她揭开了他最不愿回望的过往,如同爱美的人刻意无视自己那被掩盖的疮疤,却被无情揭穿一般。恼怒的火苗悄然蹿起,他冷冷地开口威胁:“你的命,值多少?”

他看见烟烟罗刹时睁大眼睛,然后狡黠真诚地笑了。

“我的命啊,值一个吻。”她竖起食指,认真地看着他,“荒大人的吻。”

蜻蜓点水,浮光掠影。却又如有千钧,似是披心相付。

荒一怔,又立马被一个声音拉拢了神思。

“烟烟罗姐姐,辛苦你了。”蝴蝶精招着手跑来,“谢谢你帮我看摊~”

烟烟罗微笑着站起来,又半曲着身道:“不客气喔。玩得开心吗?”

“开心!”

“呵呵,开心就好了哟。”烟烟罗摸摸她的头,心情颇佳地从荒面前走过,“荒大人要买什么就抓紧时间,不过……我的故事是不出售了~”

荒呆滞了很久,才在烟烟罗那一串溪水般的笑声中反应过来……

他被耍了!!!

“你……!”

“荒大人看来是不打算买东西了?那不如陪我逛逛烟火大会吧~”她四两拨千斤,立马讨好地转移了话题,“哎,那边可以捞金鱼耶,我们过去好不好?”

荒依旧无言,被她生拉硬拽地拐去了捞金鱼的摊位边,任由她蹲踞在金鱼池边“哇呀呀呀”地埋头苦干,他抱臂等在一旁。

“荒大人。”半晌,她微笑着举起塑料手拿袋,向荒摇晃着示意,“看啊,我捞到的。”

荒抬头,定睛一望,那澄澈的水中有一尾霞色小鱼,稍摆鱼尾,惹得小小的袋子内一阵玉滟。目光上挪,擎着手拿袋的人笑得恬软明净,叫他奇异地感到了一阵目眩神迷。

“喏,送给你,当作是我赔罪的好了。”烟烟罗将手拿袋一递,略有娇嗔道,“别生气啦。”

荒接过袋子,凝睇着那尾小鱼,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:“你捞了半天,就捞了这一只?”

烟烟罗:“……”

“其实我没生气。”

“啊?”

“我刚刚没有生气。”

烟烟罗讶然看着他,“啊!可是你一直不说话,我还以为……”

“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。”

“哦?”

“有一个人,他有取你性命之能,却放过你,代价却是你以身相许,你会同意么?”

烟烟罗挑眉,思忖几息,眉眼一展,似乎明白了什么,看着荒笑道:“我的命掌握在他手上,我怕我不答应啊,他会立马把我就、地、正、法、的。”

“那么你今天的话还作数么?”

“什么话?”她明知故问。

他明知故答:“你身为一个故事贩卖商时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。”

烟烟罗按耐住笑意,“不作数了——”

荒脸色一沉,她不缓不急地补充:“才怪。”

荒略微俯身,凑近了看她的脸庞,眼中熠着难得的温软火光。

烟烟罗指指嘴唇,“亲这里才可……”

旦夕间,唇齿交融,仿佛春归日和,早樱瞬绽,芳华如幕,新绿惊华,天翻地覆。

才不让她说完。

======END=======

小剧场:

荒的阿爸与烟烟罗的阿爸组队打架。

烟烟罗上阵。荒上阵。

烟烟罗头上飞快蹿出了一串爱心。

阿爸们:“烟烟罗,你这是喜欢上了谁啊……”

烟烟罗摸摸头顶,

“唉呀,我摸到自己对某人的心意啦。”

荒脸一红,头上爱心直冒。

荒一摸头顶,试图扑灭那一簇簇小红心。

但好像越扑越多。

荒的龙:“大人,好丢脸啊!”

荒:“……”闭上眼睛,沉吟半晌。

下定决心般睁眼,镇定如常地看向烟烟罗。

“是吗?那要不要摸摸我的?”